第210章 番外9 不正紧尾声(1/2)

小说:掌上春 作者:求之不得
掌上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210章番外9 不正紧尾声

  (以下番外不要考虑时间段)

  (一)原则问题

  去笾城行宫前, 柏炎似是精神不怎么好。

  苏锦想起他白日里有时额头都是汗水,只看着手中的折子,不怎么说话, 苏锦寻了随行的太医问, 太医才道,陛下早前在军中身上留了不少伤, 如今不像早前的,这些年都在犯旧疾,只是陛下一直不让告诉娘娘, 背上的伤口应当钻心得痛。

  原来, 她一直都不知道。

  朝中事忙,一事接着一事往行宫来, 他应接不暇。旁的也顾不上,药也不怎么喝。

  苏锦自己端上药碗喂他。

  他奈何, “我风寒未好,你染上怎么办?”

  她喝了一口汤药,喂至他唇边, “你若真是风寒,那就早些好,否则我日日这般喂你。”

  “阿锦。”他无奈。

  她将他跟前的册子放置一侧,“好好养几日病, 册子有阿照看,京中还有宴书臣, 朝廷不会榻。”

  他看她,见她一脸认真, 似是还有置气, 这才端起药碗, 一口饮尽。

  他亦听她的,不再看那些册子,闭目养神。

  许是喝了药,有些发汗,她将毯子盖在他身上,他额间都是汗水。

  醒来的时候,苏锦还在他身边,坐着看他。

  他轻声,“你一直在……”

  她伸手抚上他鬓角,沉声道,“背上的伤口可是还疼,就方才一小会儿,皱着眉头闷哼了多少次?”

  他噤声。

  她眸间氤氲,“太医都告诉我了,为何瞒着我?”

  他撑手起身,擦她眼角。

  她喉间轻咽,没有说话。

  但她即便不说话,似是也有温柔的力量。

  他微楞,半晌才道,“我怕你担心……”

  他话音未落,她狠狠咬上他嘴角。

  “阿锦!”他分明吃痛,却见她双眼通红。

  他愣住,亦知晓她是真置气了,“阿锦……”

  他眸间紧张,话音未落,她俯身将他摁在身下,又狠狠咬上他的嘴角,不仅是嘴角,还有颈间,胸膛……

  “苏锦,真的痛!”他咬牙,他背上的伤口磨在床榻上,如火辣辣一般,痛得他闷哼几声。

  柏炎眸间一沉,撑手起身,翻身将她死死压下,衣衫摩挲与撕裂的声音传来,混着他恼火的声音,“哥哥错了行不行!”

  (二)拖油瓶

  柏子涧在苑外来回踱着步,一脸紧张,全然不似早前沉稳。

  丰巳呈颇有些不耐烦,“诶,你就这么一直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你烦不烦啊,人都被你走晕了,嫂夫人生孩子,你能不能不添乱啊?”

  柏子涧恼火看他。

  丰巳呈似是也忽然反应过来,柏子涧这是要做父亲了,所以紧张呢!

  丰巳呈揽上他肩膀,支招道,“没那么多讲究,你担心就进去陪着呗,能把你怎么样?你妻子不是最需要你陪的时候啊?”

  柏子涧似是被他怂恿。

  丰巳呈摆摆手,“快去快去,我替你看好苑中。”

  其实苑中哪里需要他看护啊,他只是想同柏子涧打个气罢了。

  果真,柏子涧一进去,就听到稳婆慌乱的声音,“呀,将军您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

  丰巳呈笑不可抑。

  又过了些时候,终于听到孩子啼哭声,丰巳呈眼前一亮,唏嘘道,平安出生了。

  晚些时候,柏子涧抱来给他看,“诶,看看我儿子!”

  “~ 切~~”丰巳呈凑上前,“真像你也,柏子涧。”

  “是吗?”丰巳呈只觉从来没见过柏子涧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柏子涧忽然道,“丰巳呈,认你做义父好不好?”

  丰巳呈愣住,支吾道,“才不要,拖油瓶……”

  柏子涧笑。

  ……

  隔几日,听说丰巳呈又来府中了。

  柏子涧远远见丰巳呈在逗壮壮,丰巳呈非说乳名叫壮壮才能长得壮,他当时恼火得很,结果妻子却说这个名字好,遂用了下来。

  他悄声走近,见丰巳呈在逗壮壮,“壮壮,你赶紧长大,干爹给你买糖葫芦吃。”

  柏子涧笑不可抑。

  早前的风波似是远去,丰巳呈记不得很多事,其实,记不得很多事,许是更好。

  (三)爱恋中女儿的父亲小心酸

  柏炎总觉得近日柏锦有些奇怪,一个人托腮盯着一处笑。

  柏炎心中很有些不安。

  一连几日,整个人似是都焦虑到不行。

  夜里,同苏锦说起,苏锦笑笑,明月大了,应当有喜欢的人了,很正常啊。

  柏炎想反驳,似是又觉得无从反驳起。

  苏锦吻上他嘴角,“当爹的是不是都怕女儿被人抢走啊?”

  柏炎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蓝白社,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388xiaosh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